长城盛世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凯发注册

引领企业社会责任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电子商务“数字丝绸之路”建设成“一带一路”倡议新亮点

2019-04-19

数字丝绸之路,正在成为数字时代推动人类共同发展的全球化新方案。展望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4月24日北京举行的“数字丝绸之路”分论坛颇为引人注目。


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举办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我们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合作,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连接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两年来,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作为执行机构致力于推进数字丝绸之路合作。迄今,中国同16个国家签署关于建设数字丝绸之路的谅解备忘录,已有12个国别正在编制行动计划。

数字丝绸之路是数字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倡议的结合,是数字技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撑。当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网民数量、网络零售额、移动互联网发展等方面领先世界,并实现了一系列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依托数据和信息在网络世界的流动,数字丝绸之路有助于克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文化差异、信息不对称与信任问题,推动沿线国家和地区在信息基础设施、贸易、金融、产业、科教文卫等各领域的全方位合作,缩小“数字鸿沟”,加快经济社会发展。

数字丝绸之路以平等为基础,以开放为特征,以信任为路径,以共享为目标。数字技术发轫于互联网的发展,缘起就是为了更好的连接,特征就是去中心化。平等、开放、信任、共享是数字经济的基因,与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相通。

建设数字丝绸之路能够驱动经济增长,提高经济质量,促进就业,增进民众福祉——不仅有助于促进跨境电子商务、智慧城市、远程医疗、互联网金融等数字经济服务领域的发展,而且促进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量子计算等技术领域的发展;不仅促进通信、电力、交通基础设施的国际合作,而且有利于促进国际产能合作;不仅促进各国经济增长,而且促进各国产业升级转型、优化结构;不仅可以实现更加多元更加灵活的就业与创业,而且让人们能够享受更便捷、舒适和自由的生活,增加幸福感。

共建数字丝绸之路,需要发挥政府与国际组织的作用,进行政策的顶层设计,成立跨国合作机制,组织产业合作联盟,搭建公共服务平台,建立纠纷解决机制,加强风险预警与网络安全,统一技术标准,推进国际标准化合作,完善法律法规,构建治理体系。同时,需要发挥企业的作用,建设信息基础设施,发展网络信息技术产业,促进产业以及公共服务数字化转型。此外,还需要借助智库的研究力量,中介机构的信息渠道优势,协会与联盟的沟通组织协调能力,进而健全人才培养机制,加强数字化人才培训,构建合作项目的数据库。

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要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与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在2017年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老挝、沙特、塞尔维亚、泰国、土耳其、阿联酋等国共同发起《“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倡议》,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共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有序的网络空间。可以肯定,推动数字丝绸之路建设,将有助于“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

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说,中国数字化企业的产品能力和资产实力具有较强吸引力。面对日益扩大的“一带一路”新兴市场,中国数字化企业将迎来哪些机遇和挑战,如何共建数字“一带一路”?近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数字“一带一路”蓝皮书课题组成果对外公布,剖析现状、查找问题、提出对策。


现状:已成重要引擎,但国际化潜力尚待挖掘

支撑中国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是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以及移动互联网的领军企业,他们是“一带一路”数字化建设的强大赋能者。根据世界银行2017年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ict服务出口与产品出口分别占总出口比例均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分别高于经合组织(oecd)国家平均值9个和19个百分点,由此可以判断:中国数字经济赋能能力已经超过oecd国家平均水平。根据2018年发布的《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7年)》,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同比增长20.3%,占gdp的比重达到32.9%,成为驱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引擎。

按照市场估值,进入全球top20科技公司名单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凤毛麟角到如今占据半壁江山。量化研究发现:大多数中国数字化企业在国际化方面仍然处于起步阶段。课题组对筛选而来的426家中国数字化企业研究后发现:60%的中国上市数字化企业以及65%的中国数字化独角兽企业仍未涉及任何海外活动;即使在已经国际化的上市数字企业群体中,平均海外收入也仅占整体收入的10%。

从整体上看,同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巨大的跨境电商业务、基础设施与手机终端业务交易相比,大部分中国数字化企业在“一带一路”市场上的能力与潜力尚未很好发挥出来。一方面,国内市场规模大、发展快、竞争激烈,主要的数字化企业发展精力高度聚焦国内。另一方面,2/3的被调研企业没有意识到“一带一路”建设与自身业务之间的紧密关系。

进一步研究表明,近半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数字化企业对于2020年海外市场收入在企业总收入中所占比例等预测性问题无法作答,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当前“一带一路”建设的项目投资和政策导向仍主要偏向于基础设施方面而非数字化工程,加之其他国家数据跨境安全政策上的不确定性,致使与“一带一路”相关的数字业务发展状况尚难预测。


能力:高度契合“一带一路”市场需求

从竞争态势来看,对于中国数字化企业而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新兴市场,已成为日益重要、极有发展前景的市场。研究报告显示,资金投入大和并购能力强、数字技术相对领先、本国发展转型积累的经验这三个条件,都让中国数字化企业带来的方案具备在这些市场推广的优势,大部分新兴经济体仍处于产业碎片化阶段,而数字革命可以给这些国家带来更大的变化。

从150家数字化企业问卷调查反馈的分析结果看,下一步选择投入与业务方向顺序,东南亚和南亚市场居首位,其次是东北亚(日韩)和北美市场。

分析可见,“一带一路”新兴市场具有5个特点,中国数字化企业的产品能力、服务经验等与之契合。

移动互联网消费市场大:拥有大量年轻和乐于拥抱移动互联网的消费群体,虽然网络环境较差,但他们对于服务版本升级体验、升级频率要求高。

电子支付与普惠金融需求多:很多人因为缺乏信用积累,不能得到银行的信用金融服务;或者要支付较高的信贷成本。

创业与就业需求迫切:移动互联网时代,创新与创业的屏障被打破,提升产业效率、促进贸易便利,扩大了就业规模。

中小企业供应链合作生态需求高:与美国和德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更多聚焦大型企业用户群体相比,中国将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新载体,通过技术模块化,将大企业成熟有效的技术、管理、应用等方面的经验,向中小企业复制推广,成本低,转型升级见效快。

性价比高的智慧城市凯发注册的解决方案:在智慧建筑、智慧交通监控、互联网社会舆情监控、环境保护监测等领域,中国企业有能力提供性价比实惠的智慧城市综合平台方案与个性化开发方案。


潜质:开拓“一带一路”市场的三种路径

处在不同发展阶段以及不同竞争位置的数字化企业,对于开拓“一带一路”市场,有着不同的路径选择。

第一,作为赋能者。这一类型包括开展海外活动的大多数中国数字化企业,其大多选择与本地优秀伙伴建立合作。在受访企业中,66%提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选择合作或者合资方式。问卷调查显示,中国企业通常带来领先的数字产品、人机界面以及算法,而本土伙伴大多数承担了新产品与服务的市场导入并确保了本土化特性。

第二,具备相对较高的附加值产品能力以及产品本身易于国际扩展,能在海外市场提供自有品牌的数字化企业。这一领域的第一波浪潮,即中国企业向海外出售数字产品,由提供工具应用程序的企业引领。例如,2012年在海外发布的百度抗病毒软件,再如猎豹移动2012年在美国推出清除手机垃圾文件的应用,这一波业绩得益于中国提供了大量技能娴熟并相对廉价的工程师。随着需求与供给的不断变化,第二波浪潮掀起。突破性的新产品从实用工具转变成内容平台,实现本土化、适应本土应用与习惯成为核心竞争能力。

第三,作为全球凯发注册的合作伙伴。选择这一路径的企业大多具有较低附加值优势、但在中国有着稳定客户基础。这种路径往往是双赢的,因为无需支付获取客户的国际化成本。b2b电子商务模式、新兴的云服务领域,可以归入这个模式,未来阿里云、华为云、微信云、百度云“走出去”都属于这个类型。


意义:实现包容性发展与绿色发展的重要抓手

打造数字“一带一路”具有三方面重要意义:一是通过虚拟空间的打造支持五大领域互联互通;二是通过开放中国巨大市场,用“轻资产”方式促进沿线国家传统产业转型、促进创新就业;三是整体利用中国已经形成的数字有形资产与无形资产,主动优化产业布局,形成区域经济利益共同体基础。

数字虚拟空间的产品与服务平台和线下的基础设施项目在“一带一路”互联互通中实现“虚实结合”,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

首先,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的快速增长,已经成为当前全球贸易的重要增长点。在重资产的设施联通取得阶段性进展后,以网络相通来促进政策、贸易、资金、民心的相通,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急迫诉求。通过数字经济的电子商务平台如阿里巴巴的ewtp标准,在贸易过程中采用交易资金居中托管制度和交互评价制度,实现低成本解决商业互信问题,避免信贷风险,增进各国贸易活动,提高贸易成交率。这样就降低了“一带一路”沿线多边和双边的贸易成本,贸易便利性大大提高。

其次,对于许多国内消费市场相对有限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说,中国巨大的市场在数字空间上的开放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以数字贸易为突破口,又可以倒逼“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加紧推进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中国数字化企业的作用。在发展中国家投资互联网等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等“轻资产”,可以较快改善其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促进消费升级,扩大就业,提升劳动生产率,形成经济发展良性循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