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上曹县是什么梗 山东菏泽曹县为什么突然火了-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 经典赏析 · 正文详情

网络上曹县是什么梗 山东菏泽曹县为什么突然火了

来源:名资汇网 2022-05-23 09:40:38

前段时间,网络上都被山东菏泽曹县给刷屏了,那你知道网络上曹县是什么梗吗?为何曹县忽然之间就火了呢?曹县在很多的眼中时属于贫困县,然而随着曹县的火起来,很多人都知道曹县并不是我们现象的样子 ,其实曹县是非常牛的。那不妨跟着一起去看看吧。

曹县是什么梗什么意思出处哪里?

山东菏泽曹县这个梗出自一个叫大硕的视频博主,他在一个视频中,用着一副沙哑的声音和喊麦的方式说出了一句让很多网友忘不掉的一句话,原话是山东菏泽曹县,牛b,666,我滴宝贝。这一波让很多网友接受不了,这样让这个梗牢牢的刻在网友的心中。

这个梗的意思是一个地名,在山东菏泽,在视频的原话中是视频博主在夸赞自己的家乡,但是因为魔性的声音导致很多网友接受不了这个语气,也让这个梗爆火,很多朋友提到山东第一个想的应该已经不是山东济南了,而是山东菏泽曹县,这一波的宣传,真可谓声入人心。小编也直呼山东菏泽曹县,牛b,666,我滴宝贝。

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是什么梗?

当寝室有个山东室友时,室友们一定会问他是不是“山东菏泽曹县”的,因为“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我勒个宝贝”这个梗在抖音、快手非常火,流行程度不亚于“giao哥”的“一giao我里giao”。通过这个梗,让“牛逼666”跟“曹县”联系在了一起,如果别人说“你是曹县的吗”,实际是说你“牛逼666”。网友还给这个梗延伸出来了很多段子,比如“山东不能失去曹县,就如同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当然这只是调侃,意思是现在的曹县太火了,以至于很多网友可能不知道青岛、不知道济南,但是一定知道山东曹县!

比如,根据最新的消息:“考古队员在对菏泽市孙大园堌堆文化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了156座汉墓,并发现了9座东周墓葬、5个商代灰坑和27个龙山文化灰坑。”,然后网友在微博的评论区直接说“山东菏泽曹县牛逼666”,还有网友说:“之前别人问我哪里的我说是菏泽的别人听到后都会说你们那真穷现在好了人家问我哪里的我说菏泽的那人直接就脱口而出:牛逼666我嘞宝贝儿…”

曹县为什么又穷又牛

曹县最近之所以如此具有话题性

其实是因为某短视频平台一位草根博主

在每次喊麦环节都会嚎一嗓子

“山东菏泽曹县,*****,****!”

配合以下魔性语调

让曹县这座鲁西南小城迅速出圈

讲真,在曹县出圈前

有不少外地网友一直对曹县不太了解

但当你深入了解曹县这座城市之后

你会突然因为自己不是曹县人

而感到深深的自卑(狗头保命)

01、电商发展一枝独秀

在阿里研究院发布的

2020、2019年淘宝村百强县名单中

菏泽曹县已连续两年排名全国第二

淘宝镇数量亦是全国领先

作为山东省唯一进入前十榜单的曹县

也因此享受了无限荣光

2019、2020年全国淘宝村百强县

曹县电商到底有多牛?

说起电商

不得不提曹县大集镇

这个户籍人口仅4.7万的小镇

是中国首批淘宝村、

山东省唯一一个淘宝村全覆盖的乡镇

也是全国最大的演出服生产基地

每年承包了电商平台上差不多70%的演出服

2020年百强县空间分布和核密度图(阿里研究院)

每到下午四点

镇中心的十字路口上

被小汽车、快递车、面料运输车堵得水泄不通

鲁西南小镇也因此拥有了大城市同款晚高峰

谁能想到

这个曾经以发展农业为主的小镇

在十多年前

还是拥有2个省级贫困村、14个市级贫困村的地方

曾经祖辈靠种植玉米小麦或

外出打工来维持经济收入

而如今

小镇俨然摆脱了贫穷的模样

开始重点打造“互联网气质”

目前全镇共有1.8万个淘宝店

80%的村民都在从事演出服饰加工及上下游行业

2019年电商年产值近70亿元

2020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

依然有30多亿元的数字

这个数字其实并不容易

是一百元、二百元这样累加起来的

甚至因为电商产业的蓬勃发展

淘宝店在当地成了“硬通货”

2015年国庆当天

曹县一对小情侣举行了一场“淘宝”婚礼

女方的嫁妆是2家淘宝店,都做到了四颗钻

而男方则动用了十来辆快递三轮车,去迎接新娘

那天

迎亲车队行驶在乡村小路上,回头率特别高

结婚当天,快递车车队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线

而对当地村民来说

由于“淘宝”的出现和政府的电商扶持政策

大集镇外出务工者多数都选择返乡创业

该镇累计已有700多名大学生、

7000多名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就业

还有来自福建、江西的年轻人也驻扎在大集镇淘金

据统计

目前全镇有1000个年销售超百万元的电商户

其中就有这样一对博士夫妻

夫妻二人毕业后放弃在大城市安家的机会

带着“博士”“外省人”等标签

顶着各方压力

毅然选择回家乡曹县创业

从白手起家做到了年销售额近1000万元

夫妻两人接下的订单不仅带动了附近十几家工厂

还为当地四五百人提供了工作机会

其实

大集镇的电商产业只是曹县电商发展的一个缩影

目前

曹县有2万人通过电商实现精准脱贫

占全县脱贫人口的20%

32个省级贫困村发展成为淘宝村

实现了整村脱贫

“电商 产业 贫困户”的曹县精准扶贫新模式

被商务部竞猜足球比赛结果官网地方经验栏全面推广

菏泽一汉服工作室打造的原创汉服

而随着“95后”“00后”逐步走向经济舞台

这个对汉服钟爱有加的年轻群体

也让以原创汉服销售额占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的曹县

迎来了新的市场机遇

目前曹县拥有汉服产业链商家2000多家

为了应对汉服市场爆发、需求量暴增的情况

不少当地的汉服工厂加班加点生产

却仍旧供不应求

菏泽一汉服工作室打造的原创汉服

为推介曹县汉服产业

2021农历新年之际

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

更是身着汉服给网友拜年

这种耳目一新又别具一格的拜年方式

引起网友自发排队点赞

这样的曹县,就问你牛不牛?

02、曹县承包了日本人死后的体面?

曹县另一个广为人知的产业就是木材加工

有一个冷知识是:

日本人死后用的棺材

绝大多数是山东菏泽曹县制造的....

是的你没有看错

据日本东京电视台综艺节目

《不可思议的∞世界》

其中有一部分讲到

节目组一行来到了山东菏泽

采访了一家制作棺材的工厂

竟然发现日本约九成的棺材都是中国制造

相当于每五个人里就有一个人会使用

曹县庄寨镇其中一家企业生产的棺木产品

竟然就占据日本市场的25%份额....

而庄寨镇依托优质的桐木资源

靠木材加工“发家”

吸引了不少企业在此落地生根

在多样化的桐木制品生产中

小镇把棺木生意做得尤为风生水起

目前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

曹县庄寨一个个看似土气的“木材小村”

正不断制造着菏泽的“造富神话”:

他们生产的70%木制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他们开发的特色棺木生产占据了日本的主要市场

布棺成品已初步完成

据有关媒体报道

一开始曹县并没常做常有的打算

因为寿材再好听也不吉利,做得再大再好

也可能让儿子娶不到老婆,让女儿嫁不出去

没成想反倒很多日本客户千里迢迢

看中了百万株的泡桐和几万多方的采伐水平

在一拍即合之下

曹县和日本展开了棺材大合作

曹县特别是庄寨镇发现广阔空间大有可为

一些乡镇企业为了脱颖而出

着力打造自己的驻日团队

日本各地的文化习俗和流行朝向有什么风吹草动

最早就能在这些棺材公司内部得知

比如专门在日本的樱花季推出樱花棺材

制作奢华的镀金棺

制作时髦的网红款粉红棺

或者制作客户需要的各种材质的棺材

不怕口味重口味偏,就怕客户要的你不懂

为此有些企业在新员工入职的前3个月时

往往要求不上岗

先得去学习日本文化礼仪课程

值得一提的是

菏泽也被称作中国的棺材之乡

每个棺木在日本能卖到不菲的价格

随便一个厂每年收入都能过亿

前几年

曹县当地一家专做棺木出口生意的老板

在某小区里贴出一张征婚启事

征婚启事里写到

不求男方有房有车,还承诺陪嫁八家网店

而这八家网店应该主要经营棺木

当事人反映

征婚启事贴出后,电话已经被打爆

多数都是来咨询嫁妆问题

不少网友看到消息以后

都说要去娶个“棺二代”....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木材加工产业

给庄寨镇乃至曹县都带来了新的发展业态

据庄寨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说

在庄寨,几乎村村都涉及林木行业

90%人口从事林木产业

经过多年的发展

庄寨镇林木加工产业链条已经比较完善

可以把一棵树

从树根、树干到树枝、树皮、树叶全部实现价值

这样的曹县,就问你牛不牛?

03、曹县的牛远不止这些

其实

由于曹县电商、木材加工产业过于优秀

使得很多外地人对曹县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今天小编就带领大家好好认识一下曹县

1、曹县是山东省首批20个省管县之一,总人口175万,是全省人口第一大县,也是劳动力资源第一大县。

2、曹县历史悠久,民风淳朴,公元前1700年商汤建都于此,被称为“华夏第一都”。明洪武四年开始设县,始称曹县。

3、历史上先后涌现了商朝宰相伊尹、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吴起、思想家庄周、汉朝农学家汜胜之、唐朝农民起义领袖黄巢等一批杰出人物。

4、曹县素有“戏曲之乡”、“书画之乡”、“武术之乡”、“举重之乡”的美称,先后被评为中国柳编之乡、中国芦笋之乡、中国杨木加工之乡、中国泡桐加工之乡、中国食品工业百强县、中国平原绿化先进县、中国百万担优质棉生产基地、中国首批规模化克隆牛实验基地、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单位、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

到底什么叫做“北上广曹”?

继丁真之后,又一个“一人带火一座城”的故事,在山东曹县上演。

“跟我私奔吧,趁曹县夜色正浓!”

“奔到哪里去?全宇宙就没有比曹县更好的地方。”

这琼瑶剧般的一问一答,如果你没看懂,很可能只有一个原因——村里忘了通网。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

“山东不能失去曹县,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坦白讲, 书单君第一次看到这些句子,也是一头雾水:“啥玩意儿?”

“曹县”这个梗,源于一个短视频网红博主,名叫“大硕的”,山东菏泽曹县人。

他在每次喊麦开始或者结束时,都会操着一口山东曹县的口音,来上一句:“山东菏泽曹县,牛批666,我勒宝贝”。

或许是口号过于夸张、戏谑,极具魔性。短短几天,曹县接连占据各大短视频平台热搜。

还有人把曹县的和人口和gdp,轮番与上海、纽约等世界大都市pk。这也让曹县进一步出圈,人称——“宇宙中心”、“北上广曹”。

和丁真的理塘以“美”出圈不同,曹县的火爆,似乎充满着浓浓的“土味”。

也因此,有一小部分人觉得“低俗”、“无聊”。甚至有些曹县本地人,都觉得“有损县容”。

平心而论,“曹县梗”土吗?

也许在当今的互联网审美里,确实是土味十足。

但如果你觉得曹县的出圈,真的只是凭借着这样一句土到爆的口号,那就大错特错。

视频一分钟,曹县十年功

事实上,这不是“曹县”这座城市第一次走红。

早在2017年,日本一个名叫《不可思议的世界》综艺节目里,就报道了中国的山东曹县。

90%的日本棺材,都来自于中国山东的曹县。

怀着惊讶的心情,节目组的人亲自跑去了曹县一探究竟。

当时,曹县的棺材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不但企业规模大,而且每家工厂都有一条标准化的生产线。

其精细化程度,就连有着以细节著称的日本人,也为之赞叹。

临走时,节目组的人,还主动邀请曹县的厂家们录了一段话,其中一句是:

“希望日本的大家,都来买我们做的棺材!”

当时,一名来自《山东商报》的记者,看到曹县人站在日媒镜头下的这一幕,头脑中涌现出的词语,和今天的书单君想到的一模一样:

“魔幻”。

曹县确实有牛的资本,但这还只是其一。

曹县登上热搜之后,微博大v @卢诗翰发了一条微博。在这条微博里,他将曹县的火爆,看做一个经典的“细分垂直领域切换赛道,暴打各路新兴玩家”的案例。

他口中所谓的新“赛道”,正是汉服。

前几年,国内所有的汉服,基本都产自杭州、广州、成都三个地方。

这些地方,要么是电商的发源地,要么制造业发达,要么是网红聚集地,有市场、有品牌,也有制造能力。而且愿意花钱的人还多。

但谁也没想到,新的玩家——曹县出现了。

按照@卢诗翰的分析,上面说的那几个条件,曹县一个都不占。

那它为什么会弯道超车呢?

还是归功于曹县的老本行——棺木产业。

棺木产业的其中一环,是做寿衣。设计、打版、缝纫加工,这一整套的产业链,曹县都有,而且手艺传承了上百年。

当地居民眼尖,发现做汉服也是一套逻辑后,果断抓住机会入场,运作起来那叫轻车熟路。

当时,国内汉服的价格普遍在300-500元,甚至有些知名的品牌,起步价就3000。

因为价格贵,汉服和jk制服、洛丽塔一起,被戏称为“破产三姐妹”。

但曹县做汉服,简单粗暴,价格直接拉到100元白菜价。

反正有能力生产,“什么风格我不懂,就是便宜还量大。”

据《2019汉服产业报道》表示,41.78%的汉服消费者都会选择100-300元的价位,而这一价位的汉服,基本都来自曹县。

到2021年,曹县原创汉服销售额,更是占到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

去年春节,受疫情冲击,曹县县长梁惠民甚至穿上了一件红色对襟大袖衫,直接在直播间为曹县的汉服代言。

“县长真美”、“爱了爱了”、“想和县长去逛街”······160多万观众的直播间里,充满了赞美的话,半小时就卖出了3000件。

俗话说:“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曹县大火,其中当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也离不开它长期以来的默默积累。

一如人民日报对“曹县刷屏”的评论:“走红,是给有准备的城市。”

曹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躺在中国贫困县的名单里。

而在众多网友评论中,有一条最让书单君触动:

“曹县的出圈,最厉害的点在于,让我们看到小县城也有露脸和不被鄙视的权利。”

毕竟比起“北上广”,或许像曹县这样的三四五线小城,才更加能代表中国城市的底色。

“曹县梗”里,绝不仅仅是调笑

与以往不同,曹县梗的火爆,虽说也充满了土味。但这一次,几乎大多数网友的反馈都是正面的:

它看起来,更像是一起全民共情。

在曹县县长梁惠民的公开回应里,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近期曹县的)短视频比较火爆,有正面宣传,也有哗众取宠的,甚至出现了“北上广曹”,这是网络上的调侃。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里面至少表现出两层意思,一是大家非常关心来自家乡的消息,关注家乡的发展;

二是家乡的变化确实大,甚至有点让大家不敢相信。”

“家乡”。

也许正是对于“家乡”的情怀,北上广写字楼里的精致白领,三四线工地上搬砖的务工者,保持了步调的基本一致。

毕竟,推己及人,谁不想让自己的家乡火一把呢?

微博网友@窗里云来2333留言:

“我们县要是有曹县的热度我会开心死”!

哲学家韩炳哲在他的《倦怠社会》中说:

现代社会是一个“肯定性社会”。

肯定性社会不断强调“我可以、能够”,使得个人进行自我驯化,进而追求诸如功绩、精致、主流之类的“肯定性元素”。

在他看来,不断追逐精致,很容易让个体产生审美疲劳。

而反主流化的“土”和“丑”,有时候是我们个人情感宣泄、缓解压力的出口。

“曹县梗”之于我们,不正是如此吗?

除此之外,书单君认为,“曹县梗”的走红还有另一层意味。

几个月前,我一个互联网大厂的朋友告诉我,他在考虑回老家的小城镇落脚;

而我们另一个共同的朋友,从毕业就留在了家乡。几年过去,他说他早已习惯了那些平凡的日子。

疫情以不可阻挡之势,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很多人发现原本因高薪和高品位产生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原来除了那些金字塔最顶端和最底端的人以外,绝大多数不同地域、不同收入、不同审美的人,其实都没差。

996、打工人、内卷,当整个社会的压力扑面而来,谁都没空在意什么精不精致。

于是这一波人,越来越容易达成一些新的共识。

比如,开心才最重要。

比如,我们都很渺小。

正如我想起前不久《吐槽大会》里的大张伟。

这个看上去最没正经的综艺咖,却讲了一句让人觉得最清醒的话:

“谁也别吐槽互相看不起,其实小丑就是我们自己”。

标签 山东菏泽曹县是什么梗

上一篇:管泽元有什么梗 为何号称毒奶

下一篇:6馍是什么梗 为何用来作为海王的称呼